Loading...

从古装剧《雪中悍刀行》看新武侠的创新表达

%title插图%num


原标题:从《雪中悍刀行》看新武侠的创新表达


网络作家烽火戏诸侯的小说《雪中悍刀行》,以东方玄幻元素书写了恣意潇洒的江湖世界与庙堂争斗在影视化过程中,《雪中悍刀行》反套路的叙事手段、古典化的写意风格与武侠精神的核心书写是当下新武侠剧锐意创新的尝试。


逆向成长的反套路叙事


《雪中悍刀行》剧情围绕北椋世子徐凤年二度闯荡江湖展开,剧中徐凤年坚持个人信仰,用一腔热血在江湖中磨砺成长,最终用自己的方式取得世袭罔替,扛起北凉战旗,护佑众生。


主人公徐凤年有别于传统的武侠形象,他不再是以往武侠世界中在父辈感召下“被动”成长,而是以“纨绔子弟”掩盖“天才之资”的逆向成长。这种反套路叙事模式,使《雪中悍刀行》的故事书写具有鲜明特点。首先,故事的叙述从徐凤年第一次江湖游历切入,而不过度渲染主人公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直接塑造其成型的人格魅力。其次,主人公徐凤年在江湖与庙堂之上的刻意藏拙,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和平与正义,形成鲜明的戏剧性冲突。再次,主人公徐凤年并没有遵从父亲徐骁的意愿,他抗父权,遵从本心、坚守本我,以“反叛”的形式呈现了逆向成长的叙事模式。这种个体选择的主动性或者由自我的意志带来的行动后果,成为作品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动力。


东方古典美学的影像呈现


虽然讲述了一段虚构的历史故事,但从精神气质上来看,《雪中悍刀行》中的人物、意境都体现了潇洒、飘逸的魏晋风度。作品在美学方面,不仅创作了诸多接近甚至媲美古典绘画境界的影像画面,还赋予这些影像以象外之象、味外之旨,呈现出独特的东方诗意美学意境,形成独特的电影质感和富有想象力的表达。比如,徐凤年以北椋世子身份再入江湖磨砺的过程中,从北椋的荒凉美感、到武当徽山的山川意境、再到武帝城的滨海之象,作品以江湖游历为主线,描绘出一个山水之间、烟雨飘渺、澄静洗练的“天下”。


在打戏的处理上,《雪中悍刀行》基于传统武侠美学,采用了写意手法,审美效果也更多元化,强调动作的飘逸、唯美。诚如导演宋晓飞所说的,“可能人物一拳过去你看不到他是怎么挥的,但我们做了一些面部的变形等身体反应,让观众不由自主地思考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两者都是什么级别的高手,这其实都是基于写实原则采取的写意手法。”如剧中南宫仆射白衣胜雪的出场和武打戏份呈现出一种飘逸的诗意美感;徐凤年雪中及冠礼的意境之美;李淳罡王仙芝终极一战中天门大开的玄幻美学……呈现出古典意境和意韵。


武侠精神与家国情怀的时代底色


通常来说,传统武侠剧中的江湖恩仇与庙堂博弈,往往是两条独立的叙事线索。《雪中悍刀行》却将江湖与庙堂完美贴合,形成“云泥相容”之势。作品以这样的叙事手法呈现出主人公徐凤年的情感谱图:一方面要实现小家的温暖和睦,一方面又要达成天下的稳定和谐。这种以家庭叙事为基础,以天下大势为线索的表达形式,与现代社会对家国情怀、家国关系的认知是相符的。剧中徐凤年对北椋老兵生活的照料、对北椋暗谍王林泉一家的合理安排、对天下大势的精准分析,很好地诠释了徐凤年心系百姓、胸怀天下新一代北椋王的形象和气度。徐凤年的身上体现了一种现代性,即突出人的主体性。从追求自己的个人自由和享受,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担当,这个价值观转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文艺创作要以人民为中心,满足人民的精神需求,增进人民的精神力量,《雪中悍刀行》从个人到国家社稷层面的价值转移,体现了现代性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造性提升的手段和路径,和当下的时代精神产生了连接。


《雪中悍刀行》的创作,突破传统武侠剧文戏苍白的窠臼,在家国情怀叙事的基础,实现了“落地为兄弟”的江湖义气和“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的侠义精神的精准表达。在武侠日渐式微的年代里,《雪中悍刀行》的出现,在致敬经典的基础上大胆尝试,开创了“新武侠”的概念。(作者:岳宗胜,为厦门大学电影学院2019级博士研究生;黄博阳,为黑龙江外国语学院艺术系讲师)


版权声明:小强 发表于 2022年3月29日 上午7:50。
转载请注明:从古装剧《雪中悍刀行》看新武侠的创新表达 | 电影导航

相关文章